__新浪微博百度云盘txt下载_就要耽美网
返回  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第二百零四章、敬酒上一回来利顺德,子吟并没有嚐到这里的招牌菜,因为子良为自己安排的都是家乡的老菜式。而这一次既是办过继的大宴,点的便是顺利德的有名菜式,有一些还是老厨师当年给前清皇帝做的御膳,十分的别緻用心。
「子吟,来嚐嚐。」每一道菜上来,怒洋都要给丈夫夹菜,子吟顾忌着三位马少帅的目光,便小声与妻子说,「孃儿…我自己来就好了……」
怒洋没有听子吟的话,依然持之不懈地表示着对子吟的关顾,他就要让三位少帅看到,虽然子吟赋闲在家、是白三小姐的鳏夫,可白府待他,就是如家人一般无异。
白镇军在旁看着,也并没有制止三弟,甚至默默的夹了块肉,也一同堆到子吟的碗里。
这天下能得白少帅夹菜的人,能有多少个呢,有不小心瞥见的宾客们,便都心知肚明,了解到这个武家少帅在白家的份量。
这菜吃到中段的时候,白镇军便牵着不破,与他在会场里走一遍,算是给大家露个面,怒洋自然也是跟上去的,因为宾客们也会藉这个由头,跟大哥敬酒。
马鸾凰看子吟一副想要跟上,却又彷彿避讳着的模样,便突然给煽动了同情心,站了起来,「我也去吧,我好歹也是不破的亲娘啊﹗」然后她便朝子吟努了努下巴,「子吟、你也一起去﹗」
子吟愣了一下,并没想到马师令竟会细心的顾虑到了自己,便绽出了感激的笑容,「谢谢…马师令。」他让人给沙赫也用酒杯倒了茶水,小家伙知道自己能参与,高兴得不得了。
马鸾凰还拉起身边的三位哥哥,豪气干云地道,「你们也一起去﹗喝酒哩﹗白喝白不喝﹗你们可是不破的舅舅啊﹗」
于是,白家的主家席全空了,所有人也就拉成一串长尾巴,跟着白大少帅和他的继子给每一桌敬酒,子吟也落在了其中,顺带地也就给灌了不少酒,马师令看他脸蛋儿渐渐的变得通红,眼里泛着醉意,果真是要变成招男人的模样了,心里吃了一惊,连忙调动三位兄长给他挡酒,这事儿可是她撺掇出来的,在席又大都是兵痞丘八之类,要是招了甚幺人,大少帅和怒洋肯定会把她煎皮拆骨。
子吟好久没有喝醉酒,自从朱利安那事后,他一直都十分的自制,然而在这贺喜的场合,军官们一个接一个与他碰杯祝酒,不由便喝多了。他不知道自己的脸已是红得跟熟透的桃子一样,让人禁不住很想要咬一口。
于是怒洋稍为得空回过头来,就见自己的丈夫脸上带着晃蕩的笑意,正是给马家的二少帅揽肩扶着,马大少帅和三少帅则在两边给他挡酒。
怒洋这一口气便堵住了,虽说马家三个少帅都是已婚,可他还是容不了丈夫给别的男人护着啊﹗这还是刚好别家的三兄弟﹗
然而当下他却实在不能抽身过来,大哥这酒量再好,面对着一个个部下的祝酒,也是无福消受,自己作为白家的兄弟,必须给大哥分担一半。
「三弟。」白镇军却是这时也瞄到了子吟与马家三兄弟的互动,他深皱着眉,从一席移步到另一席时,便招来怒洋低声吩咐,「你送子吟回去。」
「大哥…可是……」怒洋便愣住了,他没想到大哥竟是要自己离开的。
「回去。」白镇军斩钉截铁地道,「别人送子吟,我不放心。」
怒洋怔了怔,便意会到了大哥的意思,虽然大哥并不如自己一样,轻易地把情绪表露出来,然而他对子吟的佔有慾,却是丝毫不比自己逊色。
「知道了、大哥。」怒洋说着,便转过身去,与马家这三兄一妹说道,「大哥令我,先带子吟和孩子回去,你们慢慢喝。」说着,便从马二少帅的怀里领回自己的丈夫,子吟看到妻子,不由甜蜜地笑了,软腻地喊了一声『孃儿』,理所当然的便让怒洋攥着他的手。
这可让三位马少帅都看呆了,同时隐隐的觉得有些奇怪——两个爷们儿,怎的亲腻成这般模样呢?
马鸾凰看子吟酒量竟是如此不济,压根起不到任何挡酒的作用,便果断地赞同了,「放心,我三兄长都是酒醰子,白镇军由我们照看着﹗」
「谢了。」怒洋朝马鸾凰说道,一手揽着子吟,另一手便拉着沙赫离开,待走出了会场,才发现沙赫的反应懵懵懂懂,云里雾里,不似往常一样的精神。
怒洋禁不住把孩子手里的酒杯拿到面前嗅了嗅,他妈的那帮疯子,竟然给小孩的茶水里倒酒了﹗
怒洋牵着这一大一小下了利顺德的大堂,让那处留守着的吕止戈安排汽车。对方看到来的是怒洋,不由便脸露诧异,「三少帅……这就回去了吗?」
「嗯,子吟醉了,孩子也……大哥让我先送他们回去。」怒洋便回道。
吕止戈是白家的心腹肱股,从白拥军的时代一路办事到现在,对于怒洋死过一次的身分心知肚明,便带着笑意道,「你们夫妻的关係,依然是十分的恩爱。」
「这是理所当然的。」怒洋在止戈面前,也是大方地坦诚,「我和子吟可是明媒正娶的夫妇关係。」
吕止戈听了便是莞尔的笑容,「你这意思,可是有人名分上不及你了?」
「欸……你这是在套我话,我不与你说去。」怒洋佯装无辜,他和止戈都是伶俐人,不用把话说破,彼此已是心领⊿12◆3 〓d ■#an ▄mei.o!≡ rg神会。
吕止戈笑而不语,这时接送的汽车也都到了,怒洋便小心翼翼地扶着子吟和沙赫,把他们送到车厢里。
「子吟、我们回家了。」怒洋握紧子吟的手,小声地与他说道。
子吟目光怔忡,过一阵子,才问,「大哥呢?」
「大哥还要招呼客人,我先送你们回去。」怒洋说着,另一手把身边的沙赫也搂好。
「这不行啊…」子吟缓慢地动着脑筋,却是隐隐知道这并不是本来的计划,「……大哥、一个人…怎幺喝……」
「比起自己,大哥更担心你。」怒洋便回道,「所以让我先把你送走了。」
子吟呆愣地睁着眼睛,彷彿在思索着这句话,总觉得这样的状况似曾相识,就这幺怔了一阵,子吟竟是突然眨了眨眼,那眼泪就流下来了。
怒洋感觉到肩膀一片的湿,才发现子吟这不知怎的就哭了,他不由也慌了神,紧攥着子吟的手,小声说道,「傻宝贝儿……这怎幺就哭了呢?」
子吟却是抿紧了唇,压抑地哽咽着,眼泪不住地滑下,他便把脸埋进了怒洋的胸口,哭得肝肠寸断,不管怒洋怎幺的小声安慰,都没办法遏止下来。
这是怒洋有过最煎熬漫长的车程,从盛京的中心回到白府,耳边听着子吟的哭声,他心乱如麻,却只能小声的劝哄,又不能当着汽车夫的面,把子吟搂在怀里亲吻安抚。
汽车到达白府的玄关,怒洋便把已经睡着的沙赫扛在肩上,又搀着子吟回他们夫妻的院落里,沙赫醉了倒是份外乖觉,除了发呆就是睡觉,怒洋把他安顿在了床上,小家伙已经蜷成一团,自在地打起呼来。
倒是子吟比较难处理的,他脸上还挂着泪水,低声地抽噎着,怒洋便把他拉进浴室里,又放了热水管汀,想让子吟泡个澡、把酒气蒸发掉。
他已是好久没见子吟哭成这样,当他们在俄国重逢以后,子吟已是变得坚强隐忍,不管遇到甚幺都是默默地承受,就只有沙赫被掳了,才会让他如此着慌。
怒洋把子吟的西服剥了个清光,便把人拉进了浴缸里坐着,从后紧紧地抱住,他轻轻地亲吻着子吟的脸蛋,忍不住咬着这熟透的桃子,又拿热布巾给他擦拭身体。
子吟浸泡在热水里,便深深地吁了一口气,本能地放鬆靠在了怒洋怀里。那抽噎也就渐渐地止住了,只是眼眶通红,眉头还是紧紧地蹙着。
怒洋对刚才子吟那莫名的一阵哭实在难以理解,便贴着他耳边问,「宝贝儿,你到底在哭甚幺?能告诉我吗?」
子吟怔忡地看着前方,大抵是还没有清醒的,他用伤心的语调说,「大哥要送我走。」
怒洋便愕然了,想着大哥甚幺时候要送走子吟?可随即他就想起,大概是刚才自己说的那番话,惹了子吟的误会,「大哥担心你喝醉了,便让我送你回家里,并不是要送你走。」
子吟怔了一下,彷彿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在白府里,并不是东北那漫天大雪的军营。可他犹是有些忐忑的,看向了怒洋,「真的吗?………不是骗我?」
怒洋一颗心便揪痛了,他从武昇那里听过了大哥在东北送走子吟的一段,然而也就是两句带过了,并没有多深的敍述。如今看子吟那伤心的反应,可以想像当时肯定是沈痛的分离,子吟是那幺地爱大哥,他又怎幺捨得在大哥最艰难的时候独自离开呢?
可儘管如此,当大哥命令他离去,他便就顺从的接受了安排,让武昇把他送走了。
虽是三年过去了,却没想到、在子吟的心里是一直落下了一道疤的。
「真的,我不会骗你。从来都不会……」怒洋那黑长的眼睫便垂了下去,他把子吟搂紧了,贴着那湿暖的嘴唇温柔地吻着,「我已经回来了,就是大哥要送你走,我也是坚决不许的。」
子吟听到这安心的保证,便用鼻音『嗯』了一声,闭上眼本能地回应妻子的亲吻。
怒洋收紧了手臂,把子吟肉贴肉地抱着,正是要让他感觉到自己那执着的、从一而终的爱意。
假若当年是他面对这样迷茫无依的子吟,他绝不会像大哥那样狠下心,把他送走的。
情愿战败了,死在一起,也不会把他送到俄国去。

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~www.123danmei.net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本站为就要耽美网备用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