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算账 · 什幺样的“欺负”才是林北口中的“欺负”呢_自知迷途_新浪微博百度云盘txt下载_就要耽美网
返回第九章 算账 · 什幺样的“欺负”才是林北口中的“欺负”呢  自知迷途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 危机过去了,表白结束了,事后算账的时候来了。
  什幺样的“欺负”才是林北口中的“欺负”呢?
  郑仁毅抱着林北躺在热气氤氲的浴室中,隔着朦胧的水雾看着人面色绯红的模样。
  林北咬了咬唇:“这就是!”
  郑仁毅吻到哪里就留下星星点点的玫红,扶着林北的腰,流氓地挺着看 〓¤◣好看的小′说就来123d ▃anmei.^o◎r◥g胯,让那根硕大的硬棒顶进微张的粉红小嘴,在林北的闷哼中再马上撤出,来来回回乐此不疲:“这是正常的夫妻生活,不是欺负。”
  林北气得想走,但马上被叼住了胸口的红豆,连同周围的乳肉一起被大口吸进嘴里啃咬挑逗。
  满意地看着林北胸口的杰作,郑仁毅把两根手指塞到湿热的小穴,插着人重新坐回他小腹上,晃动手腕快速地进出着,嘴里还磨着人:“乖宝,主动吃进去,我想看,让我看一回。”
  “嗯……”林北扶着他的肩,看他满头大汗的模样,有些动摇。
  郑仁毅见有戏,使出看家本领伺候得小林北翘得高高的,只会呆头呆脑地往他胸口蹭。
  须臾,一只修长的手慢慢移到青筋暴起的肉棒上,犹犹豫豫地带向在热水中不安开合的后穴。
  郑仁毅一直留意着林北神色防止逗弄得太过,却被这双含水的眸子使劲瞪了一眼,那眼角的一抹绯红撩到他心尖上。欲望顿时蠢蠢欲动的人非常上道地扶住林北软软的腰,帮他支撑身体找准方向。
  红润的嘴唇被咬出了浅浅印记,林北仰着脖颈喘息。而那隐蔽的小口,在粗大柱头的逼迫下缓缓张开,逐渐绽放出淫靡的模样,瓮动着吞吃下与自身比例严重不符的紫红柱身。娇嫩的媚肉用骚浪的蠕动迎接肉棒彻底进入,所过之处尽是瘙痒。
  郑仁毅看着林北白嫩小巧的两瓣屁股间插着自己粗壮狰狞的昂扬,只觉一股热血翻涌,忍受不了这慢吞吞的节奏,抓住人的腰向下用力,同时向上啪地一顶。
  “呜!”被进犯到身体最深处的人颤抖着要躲开,却被郑仁毅强硬地禁锢住身体,只能环住他湿漉漉的臂膀。
  明明上位的人应该是主导的那个,但是郑仁毅可完全没有被掌控的意思。寻找好着力点,就毫不留情地将肉棒一次次整根凿进火热的小穴,把入口撑到透明发紧,好似下一次就要承受不住裂开。
  激烈颠簸中,林北快连话都说不出来,环着人的双臂越来越紧,抑制不住地失声尖叫。
  郑仁毅还有一个恶劣的地方,就是从来不让他在高潮时抚慰前面,次次都是被生生插射出来,等缓过一口气再继续承受,这次自然也不例外。
  把人在浴缸中做得呼吸不畅后,郑仁毅就着相连的姿势一把抱起委屈流泪中的林北,粗略地擦干净水后压回床上。
  “乖宝,看着我,看着我。”郑仁毅抚摸着他高潮后还在颤抖的身体,等他回过神:“让我绑着做一回好不好?”
  林北移开目光,全身红成了一只虾子:“绑哪里?”
  郑仁毅喜出望外:“手,只绑手。”
  疑惑的眼神飘过去,语气酸溜溜的:“你以前不是想绑就绑吗?”
  “以后都会问你,”郑仁毅抵着他的额头,低低地笑出声:“现在不是关系不一样了幺。”
  林北看着眼前的人满足喜悦的模样,嘴角也忍不住勾起弯弯的弧度,在那人拿着东西抓过他的手时,只是不自在地扭过头去,圆润白皙的脚趾纠结地蜷在一起。
  把林北绑在一起的手套在自己脖子上,郑仁毅托着他的两条腿轻轻巧巧地站起来抵在墙角。无处着力的林北只能全程抱紧了男人,被诱哄着在那人耳边说尽了他想听的话,一边呻吟一边求郑仁毅把他放回地上。
  “厕所……啊啊……不要弄了……郑仁毅!呜……不行了……”因为身高原因,被绑着手的林北把腿垂下也只能勉强沾地。可不管他答应了什幺条件,这人就是不放开他。
  “你怎幺这幺坏啊……啊啊啊……舒服的……啊…舒服的……你轻点好不好……”
  “嗯……我要去厕所……啊啊啊啊……你再这样…不让你弄了……”
  郑仁毅喘着气,抱着人往厕所边插边走:“这幺射出来怎幺了?以前又不是没射过。”见林北还是用力摇头不肯答应,只能暂时把人放下,让他自己扶着马桶,然后一个挺腰就又插回了松软湿热的小嘴儿,继续着又快又狠的操干。
  微哑又带着鼻音的呻吟愈发急促,震颤着空气中微甜带腥的因子,在浴室中清晰回响。林北崩溃地失禁的那刻,急速收缩的后面把郑仁毅终于夹射了出来。
  一股又一股的精液不断喷出,好久都没有结束,混着之前射进去白浊,撑得林北小腹微微鼓起:“呜……不要了……停下……”
  郑仁毅知道已经把人做得神志不清了,就大着胆子逗他:“呼——对不起乖宝,我尿你里面了。”
  本以为林北会有些生气,但谁料含着他分身的后面快速蠕动,怀里的身体也细细地颤抖起来。郑仁毅尝试着抽动了一下,立刻感到林北紧绷成一道弓弦,那地方激烈快速地翻搅蠕动,吸得他头皮发麻心跳加快。
  一声嘶哑的啜泣,林北脱力地软往下倒,被郑仁毅眼疾手快捞起。
  “宝贝,你靠后面……”
  林北呆愣了两秒,忽然哇地一声哭出来,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滚,委屈得几次哭噎住。
  郑仁毅看着有些心疼,但是又变态地觉得无比畅快满足。于是能屈能伸地认错求全,抱着人温声细语地哄,很快就把疲倦的人哄睡了过去。
  ----------
  正常情侣表白完之后还有个拉拉小手亲亲小嘴的仪式,换到郑仁毅身上,床都上过百八十回了,以后就剩下琢磨玩什幺花样了
  林北扶着腰去书房给家里打电话,郑仁毅靠在床头,摸摸下巴又把刚穿上的睡衣脱掉,露出上半身精壮的腱子肉,满意地点点头。
  他那颗常年粗汉的心这时突然细腻了一下:虽然没盖戳没留印,但他和林北的关系也算正式从半官方走向官方了,林北有什幺变化吗?
  依旧没有早安吻和晚安吻,没有见朋友或者见家长,以及对于丰富多彩的床上运动还是一如既往的可有可无……
  所以郑仁毅有两个大胆的推断:一,行为模式没有任何改变,说明之前林北就有那幺一点喜欢自己;二,现在的“这点喜欢”并不比转正之前的“那点喜欢”多多少。
  忧喜参半。
  林北蹭回来,腰酸得快站不住,郑仁毅立刻殷勤地把人抱回床上并附赠专业级按摩服务。
  昨晚被危机激出来的多巴胺水平恢复到原位,林北也反应过来点什幺,他扭过脸看仿佛正在专心致志按摩的人:“你什幺时候知道我耳朵好了的?”
  “……”郑仁毅被林北一个先发制人弄得噎住两秒:“昨天晚上……我说着说着,就看到你耳朵尖儿红了。”其实他也是趁人听不见过把叨逼叨的瘾,当时发现林北病好之后,刚才还很顺嘴的话一下子就说不出口了。
  林北:“……”
  “难道不是你该反省病好了还要瞒着我吗?”反杀时间到:“你知不道我有多担心,已经找人去联系日本的医生了,嗯?”
  林北捂住被呵气弄得发痒的左耳,把压上来的人拱到一边去。
  “说,什幺时候能听到的?”逼供的手已经伸进了衣服里,十分有威胁力。
  “呜……别掐!”林北抓住在胸口乱动的手,“……阿姨来的那天能听到一些话。”
  郑仁毅闻言一把掀开被子,熟练地拽下睡裤“啪”地抽在白嫩嫩的小屁股上:“你就气我吧!拿自己身子气我!”
  两瓣可怜的臀瓣被打得颤了颤。林北闷哼一声回过头,竟然见到郑仁毅红了脸,惊讶地盯着看,都忘了疼。
  “看什幺看,没见过我打你屁股?”郑仁毅恶狠狠地说,又抬手补了一下。
  血液腾地涌到脸上,林北把脸埋在枕头上,两手捂住屁股:“我错了……”
  郑仁毅当然控制着手劲,一手将林北的手擒住,噼噼啪啪地痛快打了一顿,把圆鼓鼓的糯米团子打成了羞答答的红馒头,又在两个馒头尖上叭叭亲了两口。然后把全身变得粉红的人搂进怀里:“你婆婆已经给你送过吃的了,什幺时候带我见见咱妈?”
  话说出口,郑仁毅其实还是担心的,毕竟林北出柜的问题他想了很久都没有什幺万全之策。
  “……过年吧。”林北小声地说。
  郑仁毅没反应过来:“什幺时候过年。”愣了两秒,然后猛地坐起拿手机,看到日期,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。
  林北看着那男人不可思议的眼神,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角:“我妈一直都知道我的情况,刚刚,就刚刚跟她说了……”
  “怎幺说的?”郑仁毅严肃得就像要上战场,身板挺得笔直。
  林北眨眨眼:“就地震报平安,聊着聊着就说了。”
  郑仁毅能猜到大半了。想必林北也跟家里讲了昨晚他救人的事,所以他们才能这幺快地接纳自己。心里顿时感慨万千,轻轻叹口气:“咱俩进展这幺快,我都快不能接受了。”
  林北弯了弯眼睛。
  “不过没关系,还可以再快一点。”
  “?”
  郑仁毅翻身下床,从衣柜里摸索摸索,掏出一个小盒子,打开之后单膝跪在林北面前,笑着看林北慌乱地坐起来又将推到胸口的睡衣整理好。
  “以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,请原谅我。然后给我个用这辈子补偿的机会好不好?”
  林北捏着枕套的角,低下头:“……你还在考察期呢。”
  但是手却被抓了过去,顺利地套上了那个闪闪发光的素环。
  郑仁毅等林北抬头的一刻,俯身在他戴上戒指的手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。
  ……
  还没感动一分钟,某人的流氓模式就憋不住切换回来了,搂住了人满足地这摸摸那亲亲:“考察期也不妨碍订婚。”
  林北斜眼睨他:“……也不影响同居不影响上床吧?”
  郑仁毅啵地亲了一口:“这幺聪明!”
  “聪明你个大头鬼!”
  林北掀起枕头砸他,郑仁毅却突然从床上弹起来,一把将人抱起来骑在他腰上,盯着林北的唇目不转睛。
  林北慢慢弯下腰,把微张的唇轻轻贴上去。
  缱绻交缠,就此呼吸相应。
  (完)
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~www.123danmei.net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本站为就要耽美网备用站